漓行岸農場

漓行岸農場 主人:巴奈.古木     「漓行岸」是流經阿多莫部落的一條小溪流,從東邊山(海岸山派)的分支小山流向光復平原的田園,阿美族大姐巴奈.古木就是在溪流上游的小山坳裡長大。小山坳三面環山,老家的矮房子就做落在高高低低分佈的稻田間,幽靜又微風徐徐,夏日樹下的午睡是很美好的記憶。稻田旁山壁邊,隨處可見黃藤、牧草在長輩的巧手刀工下都可變成一鍋香味撲鼻的美味野菜湯。 長大離開小山坳,花蓮市、台北市一路打拼,離開家鄉遠了少了些站在熟悉土地上勞動、流汗的踏實與自在。2015年終於慢慢的找回回家的方式,開始重新在小山坳裡種植花蓮1號大豆,希望能謀求回鄉生存的一份收入,也能同時找回友善家鄉土地的方式。 不遠的山腳下也新開闢了菜園,開始種植玉米、辣椒能賣給台北的夥伴也能替自己的晚餐添些菜色。小小的達魯岸(工寮)和菜園看起來已慢慢有當年家的味道。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 漓行岸農場PGS日誌 20160519 巴奈古木在山坳裡的黃豆田 新加入部落E購花蓮區原農協同組合的夥伴;本土花蓮1號黃豆。 三面環山幽靜的老田,沒有台灣有機農業最為困擾的鄰田污染,但要改為學習如何與山林中動物共處。 野豬為吃蚯蚓刨的坑、斷掉倒伏的黃豆梗。 野兔啃掉嫩苗一大片禿頭的黃豆田。 應該要搭黑網阻斷動物們的活動空間嗎?要默默忍受損失嗎? 農民要承受多少損失? 難解的問題也許正需要結合部落小農集體的智慧,也需要消費者共同參與和理解。   20160711 尼伯特颱風過後,今天花蓮稍稍停雨了。 經歷幾日風雨, 雖然稱不上慘不忍睹,但終究一片狼藉。 黃豆有的倒了,但也有許多斜斜的挺立著, 驚險的保存滿滿的豆莢,田間水沒完全退。 很真實的農作景象,沒有那種堅忍不倒的浪漫, 但仔細看還是很有生命力。 慶幸沒有太大的災害,除了山路上泥濘機車容易打滑外, 打魯岸(工寮)和黃豆田旁的小菜園都依然靜靜的待在山坳裡。 多虧巴奈和巴奈的家人夥伴努力在颱風前、颱風後的努力。 期盼7/25能迎來一同採收的夥伴,雖然很多泡水了,但不用太哀傷, 需要你一起來幫忙細心採收仍屹立的豆莢,讓這半年的心血能多一點換成黃澄澄、飽滿的黃豆。      

This is a demo store for testing purposes — no orders shall be fulfilled. 忽略